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云南“村领导建豪华活人墓”追踪:涉事坟墓已拆除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许万航

“整个塘栖四十多家酒店,没有一家连锁,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小的、自己私人开的,其实连锁的挺好,连锁有品牌效益,我觉得这应该是个趋势。”

沈姐所在的塘栖古镇,是距离杭州市区最近的旅游重镇。和中国的绝大多数古镇一样,塘栖的酒店业态以家庭旅馆、客栈民宿为主。今年8月,沈姐跟OYO合作,镇上开始有了第一家连锁酒店。

周六上午十点,夏末的杭州还有些暑热,一身黑色背心、红色短裤的沈姐捋了捋被风吹乱的短发,利落地把粉色小电动停在了店门口。几句寒暄之后,沈姐就像个陀螺忙得团团转,一刻也没停过。收信用卡快递、公安日常查访、招呼父亲换电灯泡、给客人办入住、女儿来电买糖果……原计划的采访被推迟,中途也不得已中断数次。

趁着万里晴空举目远眺,古镇内水网密布,京杭大运河由东向西穿镇而过,由于居民建筑全都依塘而建,人们依塘而栖,故取名“塘栖”。这个典型的江南水乡曾在明清时富甲一方,被誉为“江南十大名镇之首”,如今则属杭州临平副城副中心。

沈姐开的莱廷快捷酒店位于塘栖最核心的商业区,正对大运河,沿着门前青石板铺就的石塘街向西漫步500米,就到了景区大门口。在古镇清一色的黑白灰色调里,“OYO红”显得非常打眼,无论是本地人、外来务工人员,还是来来往往的游客,总能一眼看见她家旅店的招牌。

家庭旅店变身国际连锁

“店是我2016年从亲戚手里转下来的,她开不好一直亏钱,刚好我那会儿怀孕没工作,就接手了,到现在也就做了三年。”

做酒店之前,沈姐在大型企业干过采购、业务,后来又做了多年会销,现在还是健身房的兼职教练,教单车和瑜伽课。履历丰富的“斜杠青年”,到酒店这行却只能算是刚入门。

除了莱廷,沈姐还有一家酒店在镇上的东北角,叫景轩。两家店相隔800米,步行10分钟以内。“莱廷14间房,景轩26间,一共40间房,都是自己家里人打点,隔得近方便看店,本来塘栖镇也很小。”在采访的间隙,沈姐的父亲搬起凳子给客厅换上新的电灯泡,母亲则为客人办理退房与入住,以及不时检查房间的清洁情况。

问及加入OYO的原因,沈姐坦言一方面看中连锁化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是市场遇冷,需要抱团取暖,而OYO2.0提供的保底政策让她心里有底。“对我来讲肯定是风险小了,省心。今年行情不好,整个大环境都不好,不光我们塘栖,杭州都要差很多。”

《中国酒店产业报告》数据显示,中国酒店市场约有超过85%的占比为单体酒店,正如沈姐所揪心的,约有高达92万家单体酒店正苦于品牌缺失、专业运营能力缺乏、抗风险能力差的痛点,他们亟需品牌化的整合。

随着OYO进入中国,单体酒店市场被激活,行业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赛道。

据沈姐介绍,在跟OYO接触前,华住旗下的H酒店也曾给她打过电话。 “每个月要我交大概3000块钱的一个管理费,交钱其实无所谓,但是不保证给我提高多少营业额,空口无凭,这个我心里没底,就没有必要合作。”

对酒店业主来说,面对品牌方递来的橄榄枝,营收的提升是唯一的衡量法则。是否合作,只需要用脚投票。

品牌效益促增长

作为本地人开的旅馆,沈姐的店以前多为年纪大的熟客光顾,加入OYO后,这种情况有了转变,“第一个感觉线上的客人多了,年轻的新顾客多了,然后是有品牌效益了。”

更直观的改变还体现在数据上,“入住率确实高了,都是80%以上,如果有钟点的话能到100%以上。” 沈姐一边说着,一边在手机上打开OYO APP的后台,所有数据以图表呈现,一目了然。“基本上像昨天一样,四十间房也就三四个空着,其他都满了。”

根据OYO介绍,2.0模式的亮点在于收益保底,并以技术创新实现价值提升,启用中心化运营系统,通过大数据动态调价为业主提升收益。OYO酒店方面表示,2.0模式年底的目标是覆盖1万家酒店,平均入住率提升至85%以上。

在合作的问题上,沈姐想得更加长远。在她看来,保底只是眼前利益,营收的提升才是关键,“保底我自己也能做出来,我更看重的是后面能给我产生多少更多的营业额去分。”

为了帮助旗下酒店更好地运营,OYO派驻了ABM区域运营经理不定期到店指导,小萍就是其中之一,负责莱廷和景轩的日常运营。

“小萍在专业上能帮挺多事情的,”看着一直在电话沟通解决问题的“业内人士”,沈姐给她远程点了个赞。相应地,对于小萍下发的“OYO会员任务”,沈姐也表现得高度配合。成为OYO会员后,客人享受房价优惠,同时能集聚更大的用户流量。

沈姐分享说,客人办入住时,她会主动让其注册OYO会员,对常住或连住的客人,还会推荐办金卡,“昨天有个客人要住,问价格,我说一百多,办金卡可能就几十块钱,他跑上去看了一下房间觉得挺好,下来就办了金卡。”

会员增长的背后是打通全平台,构建私域流量池,带来复购和营收的稳健提升。

在日前举办的2019闻旅营销获客峰会上,OYO酒店副总裁邱凯表示,增加用户的购买频次,对建立一个好的会员体系是不可或缺的。从最近的活动数据来看,OYO的会员体系取得了不错成绩,会员入住贡献了强劲的间夜量数据。仅APP、小程序等自有渠道带来的入住率就超过30%。

古镇迎来新发展

在这位“土著”老板的眼中,自从自家酒店挂上OYO的招牌,镇子上的酒店生态就迈出了连锁化的第一步。

“整个塘栖四十多家酒店,没有一家连锁,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小的、自己私人开的,其实连锁的挺好,连锁有品牌效益,我觉得这应该是个趋势。”

中国饭店协会会长韩明表示,住宿业中存量客房的改造升级,意味着连锁化和特色化发展将成为酒店未来发展的趋势。

当前,古老的运河古镇也在与时代接轨,不断进行自我升级。“按照项目管理的方法,结合景区概念,我们计划在招商引资中做产业转型,把旅游业、文创业、服务业相结合。”余杭区塘栖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王耀平说道,“希望能建成具有现代化气息,居住就业、文体娱乐功能齐全的未来社区。”

如今的塘栖已经今非昔比,经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街道变得宽阔而整洁,景观灯带明亮闪烁,廊檐建筑古色古香。“环境好了,游客变多了。”在5月举办的2019枇杷节期间,塘栖镇累计接待游客89.95万人次,实现营收总收入2.01亿元,同比增长32.75%。

地铁的规划也传来重大利好。根据《杭州机场轨道快线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杭州市远期2025年轨道线网规划显示,9号线的终点站是塘栖,同时3号线将东延至临平。

“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对于未来,一向乐观的沈姐充满了美好展望,生活品质提高了,赚钱重要,家庭更重要。她打算三年后退出酒店行业,把重心放在两个女儿的成长上。

在一场“痛并快乐”的妈妈式午餐后,沈姐 “忙里偷闲”跑去对面的中医馆做起了艾灸。她算了算时间,刚好赶得上下午三点的家长会。

首页 - https://guangtuke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