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香港上季度GDP同比增长1.3%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郑秀妍 原标题:“康熙”披着《花花万物2》的壳回来了?

小S和蔡康永仍然保持了自己犀利的主持风格。

艺人在《花花万物2》里拿出自己的闲置物品“断舍离”。

由蔡康永、小S主持的《花花万物》第二季正在优酷热播。相对于第一季不尽如人意的表现,第二季在口碑上实现了“逆转”,不少网友都有再次看到“康熙来了”的感触。新京报专访节目总制片人陈坤,在陈坤看来,第二季节目确实希望达到“康熙”回归的效果,但并非“复原”。“第一季节目我们太希望创新,结果步子迈得过大,这一季我们还是要让节目先回到‘康熙’原来的样子。”

调 整

让节目先回到“康熙”原来的样子

随着《花花万物2》的播出,蔡康永和小S再次“合体”出现在观众面前。《花花万物》第一季节目在豆瓣仅获4.3分,口碑不佳,而《花花万物》第二季首播之后豆瓣评分达到7.0分,口碑实现逆转。节目播出后,#郑爽妈妈#、#郑爽谈粉丝关系#、#乔欣回应身份#、#小S评价郑爽男友#等话题也在社交平台引发大量讨论。

相较第一季,第二季节目在布景、外采、访谈、后期制作上所表现的《康熙来了》的风格更为浓厚。《花花万物2》“2+1”的主持阵容,是对《康熙来了》的主持人架构上经典复刻,并且砍掉了第一季中MC团的设定。陈坤说,通过第一季,节目组发现想超越“康熙”不太可能,想要做颠覆性改变太难。节目组有大数据搜集,哪一段观众回看多、哪一段快进多、弹幕主要哪个方向,流失率、播完率,根据这些数据对节目有所调整。比如节目组发现观众在MC发言时快进率比较高,于是第二季砍掉MC团发言环节、将内容更聚焦到对明星故事的挖掘上。

陈坤表示,第一季的节目是“康熙”结束之后两人第一次的长访谈节目“合体”,大家期待过高,节目组想尝试创新,超越“康熙”,结果步子迈得太大了,“第一季节目想做访谈+购物的结合,但是用户体验不好,所以第二季我们将购物转变成更偏向精神方面的断舍离。”

“还是要让节目先回到‘康熙’原来的样子。尤其是大家记忆中蔡康永和小S犀利有趣的主持风格完全没变。”陈坤说。

风 格

蔡康永控制现场,小S试探性提问

对于第二季节目,网友普遍评价“又找到看《康熙来了》的感觉了。”但是这个节目毕竟不是《康熙来了》,就像陈坤说的,“花花”可以看做是“康熙”的“回归”而并非“复原”,《花花万物》有自己的精神内核和想要传达的理念。这个理念就是通过物品去反思一个人的经历和生活习惯,第一季节目的观察对象是明星网购账单,《花花万物2》则改成实地探访明星住所,围绕闲置物品进行访谈,节目中明星舍弃的物品,会被放置在交易平台上进行再次交易,交易所得将会被用于公益项目中,用于造福乡村孩子们,为他们普及艺术教育。

在主持风格上,蔡康永和小S在“拷问”嘉宾时“一个进攻一个收紧”式的配合也相当默契。在陈坤看来,“康熙”二人是不可拆分的一对,和说相声一样,两个人搭档起来才好听,一个人单打独斗总会暴露缺点。“小S比较发散、自由,节目基底是蔡康永在控制。现在的主持风格也回到‘康熙来了’时的状态,蔡康永控制现场,小S试探性提问。但是两个人的风格比‘康熙’时代更加成熟。比如乔欣那期,当嘉宾有所躲闪的时候,两个人不会逼人到墙角。”

《花花万物2》既不是宣传作品的通告型综艺,也不走“艺术人生”式的追溯过往套路,节目功能的定位是给艺人立新人设。节目总导演是90后,对年轻人的心态很了解,但是节目中并不会刻意追求网络流行语、新奇的词汇表达,“康熙喜欢用更朴素的语言,三五年后再看也不会过时,而不是追赶热点。所以主持上的语言是非常接地气的表达,不需要煽情,不需要让人哭。”

访 谈

坚持不问别人问过的问题

作为一档明星访谈类节目,所探讨的话题是吸引观众的关键。《花花万物2》舍弃了《康熙来了》过往话题的“大尺度”,而是将嘉宾个人的生活方式以及很少在公众场合谈及的话题呈现在观众面前。比如访谈乔欣这一期之所以在社交平台引发大体量热议,很大程度在于其回应了富二代、恋情等相关争议。“他俩坚持不问别人问过的问题”,陈坤说,“新鲜的内容”是“康熙”访谈所追求的目标,“现在艺人微博、社交账号很普及,生活会很多面都公开。对于这些公开的信息,或者是之前艺人在其他节目中谈过的话题,我们是不会再问的。”为了达到更顺利的录制效果,节目前期,导演和制片人会和艺人本人反复沟通,最终确立的访谈剧本,录制中“康熙”可以完成百分之八十到九十,“和‘康熙来了’播出频率不同,我们是季播节目,有时间去充分准备。”

一方面,节目组会看被访艺人此前的所有采访和资料,力求在节目里聊他从未公开的故事,保证节目内容的新鲜度;另一方面,艺人也有向公众袒露新形象的诉求。陈坤坦言,蔡康永和小S两个主持人在行业是神奇的存在,来参加节目的艺人也会有心理期待以及心理准备。“比如乔欣是看《康熙来了》长大的,自己也有所准备。如果只是想说片汤话,也不会来。”

相比较在节目中“受访说真心话”,陈坤表示,“断舍离”的拍摄部分是更大的一个障碍,“我们的拍摄要求必须要去嘉宾实地居住的地方,场地不重要,但是要看是不是真的拿这个地方当家。比如乔欣虽然是在酒店公寓拍摄的,但她在那里住了很久,是长居地,不然她也不会带着18只独角兽。但很多艺人不愿意暴露真实生活,也有因为不愿意让我们去拍摄而放弃的艺人。”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

首页 - https://guangtukeji.com